今天是:2018年09月20日 星期四网站地图旧版网站

职教视窗
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职教视窗

2016教育信息化关键词之五:IPv6 发展

更新时间:2017-11-07    已阅读:693次

2016教育信息化关键词之五:IPv6 发展

IPv6发展:战略上紧锣密鼓 现实部署遇冷

  APNIC上最近数据表明,中国IPv6用户普及率仅居全球第56位,为0.7%IPv6下一代互联网战略部署遭遇了“雷声大雨点小”的窘境。专家呼吁:当前应抓紧下一代互联网IPv6的体系结构等核心技术的研发。

  2016127日,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《“十三五”国家信息化规划》,规划确定了6大主攻方向、10大任务、16项工程、12项优先行动和6大政策措施。其中,12项优先行动首当其冲的就是“新一代信息网络技术超前部署行动”,要求“抓住自主创新的牛鼻子”,“积极争取并巩固下一代互联网等领域全球领先地位”。

  然而,超前部署的IPv6下一代互联网,正在逐渐失去全球竞争的先机。同一天,在北京举办的全球网络技术大会上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清华大学教授吴建平谈“我国下一代互联网的发展与思考”中,提到“中国在IPv6下一代互联网上,起了个大早,赶了个晚集”。2016年,发达国家IPv6网络爆发式增长,而中国的用户仍局限于大学用户,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  全球IPv6发展冰火两重天

  关于IPv6网上曾流传一首打油诗:“年年务虚年年务,总说枯竭总不枯,次次上马都下马,过渡十年还过渡。”这首打油诗多少反映出了整个IPv6在中国发展胶着的状态。

  亚太地址分配组织APNIC上最新的一组数据,可以算是印证了这个打油诗的真实性,但同时也给了中国“当头棒喝”:截至201612月底,中国IPv6用户近500万,仅占全国互联网7亿用户的0.7%,居全球第56位。全球IPv6用户普及率最高的是比利时,超过60%,美国为34%,其IPv6用户数已达9800余万。

  鲜明的数据反差,只发生在近一两年间。事实上,早在1998年中国的科学家就已经开始进行IPv6研究,2003年国家发改委启动IPv6网的建设,并于2006年建成当时全球规模最大的IPv6网,用户达到200多万。但到得2016年用户也仅发展到500万左右,相对于中国目前7亿的网民来说,可以说十年间,IPv6的用户并没有太大的变化。而美国IPv6的用户数量2013年还仅在200万左右,却在20152016年“一飞冲天”,成为全球IPv6用户规模最大的国家。

  2016117日,国际互联网体系结构委员会IAB发布关于推进IPv6发展的重要声明:放弃在新的协议标准中兼容IPv4。声明指出“希望IETF能够在新RFC标准中,停止要求新设备和新的扩展协议兼容IPv4,未来的新协议全部在IPv6基础上进行优化。”这标志着在未来的国际互联网标准化组织IETF的新标准中,将不再考虑兼容IPv4。业内专家认为,IAB此举,明确表达了标准化组织在发展IPv6上的坚定不移的态度,避免各国互联网因为犹疑而造成更大的损失。因为目前在IPv4交易市场上,1IPv4B类地址,市场价已经达到三百万元人民币,而未来市场行情也将继续看涨。

  与中国在IPv6现实部署的清冷形成对比的,是国际BAT进军IPv6的势头之猛。谷歌的IPv6访问流量显示,2015年全球IPv6流量较2012年增长10倍。国际上著名互联网信息服务商企业全面使用IPv6协议给用户提供服务。谷歌、苹果、脸书(Facebook)、推特等国际诸多互联网知名企业纷纷要求合作伙伴必须支持IPv6协议。20166月,苹果公司要求所有APP提供商必须支持纯IPv6协议;脸书(Facebook)目前已经兼容支持IPv6的设备;20168月,FacebookIPv6用户已经超过IPv4用户。

  截至201612月底,全球超过50个国家/地区IPv6用户占互联网用户的比例超过1%24个国家/地区超过10%9个国家超过20%,德国、美国、瑞士和比利时超过30%。同在亚洲地区的印度,IPv6用户数量达到5960万,用户普及率为15.79%;日本的IPv6用户数为1769万,用户普及率为15.48%

  IPv6现实部署缘何遇冷

  互联网的IP地址如同门牌号码,可以标识联网系统的物理位置,刻画数据传送走过的轨迹,因而IP地址资源也被各国视为战略资源。上世纪80年代发布的IP地址第四版本——IPv4,其地址由32位二进制编码组成,可产生40多亿IP地址。而ITU201611月的数据表明,全球网络用户已经超过35亿,且每年以超过2亿的速度增长。

  那么,为何拥有全球最大规模网民的中国,反而对地址的需求淡然处之?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数据,我国接近7亿互联网用户仅有3.3亿IPv4地址,人均0.47IP地址。按常理推断,中国应该是对地址资源的需求最为迫切的,但事实上,IPv6的实际部署却并不匹配战略的重视程度。

  2016年,国家进一步明确下一代互联网战略地位。20163月《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》提出,超前布局下一代互联网,全面向互联网协议第六版(IPv6)演进;20167月《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》提出,加快下一代互联网大规模部署和商用;201612月初,国务院审议通过《“十三五”国家信息化规划》,再次明确下一代互联网的部署。

  战略上的部署紧锣密鼓,却在现实部署中遇冷,这形成了2016年中国在下一代互联网发展上的突出特征。

  专家分析,之所以IPv6推广进程缓慢,与我国长期以来依赖私有地址、转换动力不足、采用新技术的积极性不高等因素相关。

  我国由于接入国际互联网较晚,技术水平落后,申请IPv4地址遇到许多困难,运营商可以提供的公有IPv4地址很少,许多单位只能采用NAT(网络地址转换技术)私有地址转换的方法来扩大公有IP地址的使用率。

  使用私有IP地址接入互联网,一是网络效率低,一个公有IPv4地址转换出多个私有IP地址,相当于同一单位的人都要在出口把内部证件换成公用证件才能出去;二是安全管理差,发生网络安全事件后,很难追溯到当事人的源地址,网络安全管理差。

  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邬贺铨分析指出:“多年以来我国大规模采用私有IP地址转换的办法来应对IPv4地址的不足,落入了对私有IP地址依赖的陷阱。”而发达国家的互联网运营商一般使用公有IP地址,为互联网用户提供基于公有IP地址的互联网接入和服务,网络速度快、访问效率高、安全管理好。

  中国工程院院士、清华大学计算机系主任吴建平教授在全球网络技术会议上指出,我国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商企业在发展IPv6下一代互联网技术方面缺乏国际竞争意识和发展动力,对IPv4地址耗尽和IPv6端对端通信安全优势不敏感,采用互联网新技术的积极性不高,这也是造成IPv6转换动力不足的重要原因。现实也的确如此,目前无论是电信运营商,还是内容提供商,对IPv6仍持观望的态度。电信运营商认为IPv6上缺乏应用,内容提供商则抱怨缺少IPv6用户,谁都不愿意成为先行动的那一方。

  目前国际上知名互联网运营商与应用提供商的IPv6流量均呈现爆发式增长态势。AT&T目前IPv6的流量已经超过50%,亚马逊移动的IPv6流量达到70%,预计美国20182019年的流量将达到50%。另外,根据APNIC的预测,到2018年全球IPv6的流量将超过IPv4

  为此,专家认为:拥有近乎无限地址的IPv6是当前下一代互联网方案中最佳且是唯一的替代方案,错失IPv6发展机遇,忽视对IPv6体系结构相关核心技术的研发,对未来中国互联网战略发展将是不可挽回的损失。

  应加快部署IPv6网络,快速提高用户总量与覆盖率,关键是要抓紧落实国家近年制定的IPv6与下一代互联网发展规划和实施部署,尤其是要抓好运营商与BAT为代表的信息提供商的落实,争取在2017年完成1亿至2亿IPv6用户的部署,将“十三五”规划建议提出的“超前布局下一代互联网”和20167月出台的《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》提出的“加快下一代互联网大规模部署和商用”落到实处。

  其次,要抓住并聚焦“互联网体系结构研究”这个互联网核心技术的持续研究和创新发展,以IPv6为契机掌握在下一代互联网核心技术发展上的主动权。

  据介绍,国际互联网标准化组织制定的7000多个互联网标准RFCRequest For Comments)中,已有80多项中国人制定的标准。但是在第一代互联网,中国人参与制定的仅有一项。

  第三,需要抓住IPv6网络更新换代的机会,利用IPv6下一代互联网真实源地址验证等地址回溯创新技术,从互联网体系结构层面解决互联网安全,而不是像现在的修修补补。

(来源:中国教育网络 傅宇凡)

 

 

设为首页 | 添加收藏 | 学校简介 | 网站地图 | 大事纪要 | 招生就业
Copyright ©2010  版权所有:江苏省如皋第一中等专业学校 苏ICP备06025156号
 
地址:江苏省如皋市长江镇澄江路1号 邮编:226532 电话:0513-87891088(传真) 87891666 E-mail:yzgbgs@163.com